首页 东方 第59章 黄粱一梦

第59章 黄粱一梦

第59章 黄粱一梦 公子卿 1034 2017-12-24

  只是未央这一伤就昏迷了整整三日,而浑浑噩噩间,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这个梦,叫做回忆。

醒来的未央却不愿再去回想那些过往,都是黄粱一梦。

云洛逸川很明显感受到怀里的人动了动,忧心的问道:“醒了?”

未央面色苍白如纸,一双眸子却是幽亮,好似病的只是她的躯体,而非灵魂。

她蹙眉看了眼窗外,声音微微暗哑:“皇上怎么没去上朝?”

云洛逸川掩了眼底的担忧,云淡风轻的一笑,十分不以为意:“这么急着赶朕走是还在怪朕?”

“末将不敢,皇上多虑了。只是皇上不宜在丞相府逗留太久,容易惹人非议。”未央挣动了一下,而肩头突然的刺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别动,受伤了还那么不安分!”云洛逸川沉下了脸色,让她轻靠在他的臂弯里:

“央儿怪朕,朕心里明白,不过就是赴个宴你也能带着伤回来,倒是越发出息了,可是忘了朕怎么跟你说的了?”

未央沉默不语的闭着眼帘,不想与他争论。

云洛逸川修长如玉的指尖挑开了她胸口的衣衫,未央忽的睁开眼看着他,紧抿着干裂的唇片,苍白的脸颊浮起淡淡绯红,单薄瘦弱的身体微不可见的颤抖着。

“你怕什么?逞能做英雄的时候就没想到这个时候吗?”他责备的语气中带着疼爱,当目光落在她莹润肌肤上狰狞的伤口时,眸色顿时冰冷阴霾。

伸手打开了一只红色瓷瓶,直接将药粉倒在未央的伤口之上,药物带来的剧痛与他粗蛮的力道,让她痛苦难耐。

未央光洁的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,她紧咬牙关,双手紧攥着被褥,几近透明的手背肌肤之上,青色血管道道凸起。

“痛吗?”他冷然问道:“既然痛,为什么不出声?”

云洛逸川知道她在生气,但越是这样她的脾气就越应该改改,不然永远也学不会何时该低头。

他捏起她的下颚,看着她幽怨的眼眸,清冷的开口:“给朕记住今日的痛!”

未央别开了眼帘,此时此刻她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他。

跌进寒潭的那一瞬冰冷的湖水刺痛骨髓,可是她奢望的那个人最后却救了别人,任由着她被水流冲走。

当她目睹他怀里抱着皇甫梦瑶那一刻,她没了求生的欲望,只觉得死了才会一了百了。

她的沉默令云洛逸川心如刀绞,若是他知道寒潭里还有她,他不会选择皇甫梦瑶,就算面临的是两国决裂。

看着她这次死里逃生他拥着她想了很久,或许爱不是得到也不是占有。

屋内寂静无声,未央靠在他胸膛,静静地听着他紊乱的心跳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犹豫了许久,他这辈子从来没如此的优柔寡断过,最终仍是做了决定:“其实央儿不用给脸色让朕看,朕准你离开。”

未央怔了怔,缓缓地抬头看向他,而下一秒他便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。

明明如愿了,这一刻她心中为何还有不舍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