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66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

第66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

  “末将――领旨。”

未央冷笑的看着眼前明黄的色彩,他愿意让她离开原来只是因为蛮夷部落。

白眉皱了皱眉,惆怅的道:“这是皇上传给夏将军的密旨,皇上准将军不接,但不接的条件是将军必须留在后宫!”

未央苍白的容颜上扯出抹笑:“末将谢皇上恩典,国家危难,末将应该挺身而出。”

白眉听她语气便知这其中有气,对这二人的脾性也是无奈:“夏将军这又是何苦?

蛮夷部落,久久未有荡平,是因为什么我们各自心里都清楚,那里根本就是不可收拾的烂摊子。”

未央何尝不明白,但也认了:“白眉公公不用多说了,末将遵从的是皇命。”

白眉见劝也是劝不了,长叹了口气:“唉,奴才告退。”

梦儿跟在白眉身后一路相送出了丞相府才又折回了身。

庭院前,未央正站在屋檐下,伸手接过一片雪花融在手心:“原来是那么短暂。”

梦儿转身回屋内去取了件披风给未央披在身上:“少爷回屋吧!你的伤还未痊愈。”

寒风的确凛冽,未央拢了拢披风,她从来没有察觉到原来陵安城的冬天冷的不仅仅是人还有心。

只有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后宫,她不能留。

未央唇边有一抹苦涩,她不是一个人,还有整个丞相府,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所以她自是留不得。

梦儿看着忧伤的未央神色苦楚心里也跟着难受,低声唤道:“少爷……”

未央回过身看向身边的梦儿,敛了眼底的哀伤,笑了笑:“我没事。”

话落,未央转身回了房间,将房门合上。

梦儿倚在冰冷的柱上,仰头看向阴沉沉的天空,至从遇见他,她是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……

“待我家少爷是真心也就罢了,若辜负了她的一片真情,或许这会是你这辈子所犯的最大错误。”

那料这话刚刚说完,云洛逸川却突然出现在梦儿眼前:“说的是朕吗?”

他原本出宫是想追回白眉的圣旨,但始终是晚来了一步,当圣旨被白眉从宣政殿带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感到后悔,或许这一步他走错了。

梦儿猛地抬起头,震惊的看着他:“不不…不是的…皇上……”

云洛逸川没有心思去吓一个小丫头,直接问道他此行来的目的:“她在哪里?”

梦儿有一丝犹豫,顾忌到他身份同时又暗自揣测或许少爷也正需要皇上。

经过这么一想,梦儿果断指了指房间:“少爷他在屋内。”

云洛逸川径直走向了屋檐上,也没想过要敲门,蕴着内力的手心一掌便将房门推了开。

一阵寒风随着敞开的房门窜了进去,未央手上的毛笔顿了顿,桌案上的宣纸被风吹在了地上。

未央没料到他会突然前来,愣了愣,而后从容的轻声道:“是皇上还是小哥哥?”

云洛逸川默了会,垂眸看向脚下的宣纸上洋洋洒洒写着的诗词:“小哥哥。”

未央抬眼看着他,就那样毫无躲避的直视他的眼睛,这张脸她很久没有仔细看过了,听到他口中那句小哥哥,她心里少了份沉寂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