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68章 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

第68章 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

  被环清池水围绕的瑶华宫内,皇甫梦瑶正精心的修剪着云洛逸川送来的盆栽。

她的贴身侍女月柳得了消息后从殿外走了进来,回禀:“娘娘,奴婢刚刚听说皇上会派夏将军去扫平蛮夷部落,这云汉边境的蛮夷人可是个个凶残。

而且还传言蛮夷人会吃人肉喝人血,也不知道这次夏将军还能不能有命活着回来,不过这样死了也好,省的娘娘亲自动手。”

皇甫梦瑶怕她听错了,确认的问道:“这消息可靠吗?”

月柳点了点头:“奴婢亲耳听到苏贵妃身边的贴身侍女六月亲口对苏大夫说的。”

皇甫梦瑶手中的剪子放了下,在干净的帕子上擦了擦纤细玉白的手:“这样说来八成是真的了。”

只是她心中仍有一丝犹豫,满盘皆输的局面她赌不起,这件事她需要从长计议,皇甫梦瑶思虑了会才开口道:

“这几日你派人先去盯着丞相府,看有什么动静?到时去蛮夷的军队里若是她也随着去了,那么这消息就假不了!”

月柳脸上随着她有一抹阴险的笑:“娘娘真是聪慧,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皇甫梦瑶接而叮嘱道:“行事小心些,这几日皇上对本宫还心有疑虑,这次坚决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岔子,不然你妹妹的命本宫就保不了。”

月柳想到她妹妹还在牢中心里不免担忧,恭敬应道:“奴婢明白。”

皇甫梦瑶至那日坠入寒潭后就落下了风疾的毛病,转身倚在美人榻上:“明白就好,退下吧!”

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月柳晓得她这会是要休息,也便识趣的退出了瑶华宫内。

三日后去往蛮夷的士兵出发,在这其中也有未央,只是这些士兵都还无一人知道,她也只能等到了蛮夷才能公布圣旨。

天子壮行,去往蛮夷的兵马也都士气大增。

人潮拥挤的百姓几乎围满了整个陵安城有士兵经过的道路。

阁楼上一袭白衣的蒙面女子正密切的关注着士兵的队伍,而这时她身边走来一个丫鬟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:

“娘娘,奴婢亲眼看见夏将军的确也在,不过这时已经带着一小部分兵马出发了。”

皇甫梦瑶眼底有着掩不住的笑:“派人去跟着,看看她们是否去的是蛮夷部落的路。”

月柳开口应道:“是。奴婢这就去安排。”

皇甫梦瑶冷笑了一声,看着这源源不断从陵安城离去的士兵:“本宫倒真希望你去的是蛮夷,如此夏未央你的死期便也就到了。”

就在她欲要离开阁楼时,只是在那一瞬,皇甫梦瑶的目光凝在了那抹快马加鞭离去的身影上。

她很熟悉这个背影,也认得这个背影,只是他这么急着出城是去送那个女人吗?

马上的云洛逸川给士兵壮行之后便迅速的赶往了城外,因为他要留下她,而不是道别。

可是他刚到城门的十里亭便被人拦了下,待他看清楚她面容时才知是未央身边的丫头。

“奴婢斗胆,拦了圣驾,只是少爷托奴婢转交给皇上一封信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
云洛逸川拆开信封快速浏览了上面所写的内容,神色越发凝重,原来她提前一天离开了陵安城。

没想到最后就连道别的机会她也不愿给。

他恍惚的眺望着远方,手里紧紧地攥着她的信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近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”

在这一刻,云洛逸川才深深地体会到她的无奈,那次她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与皇甫梦瑶的大婚上,那腥色的红灼痛双目。

“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”云洛逸川失神的念道,或许她这些年的心境便是如此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