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055 我只听宸熠的

055 我只听宸熠的

055 我只听宸熠的 我非 1672 2017-12-24

  当晚,南宸熙传过来的消息是,那两个男人的确是吸-毒人员,已经给予处理了。他们因为手头紧得慌,路过沐千彤的十字绣坊时,看到只有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在守店,于是心生邪念,只可惜他们的如意鼻盘打得特错大错,遇上一个猛女,着实吃大亏了。

  夜里,沐千彤紧紧贴着南宸熠的身子,想起白天的事,其实还是有点后怕的。

  “这么怕?”南宸熠搂着她微微颤抖的身子,坏坏的问。

  沐千彤只是点点头,不说话,把脸埋在他的胸膛。

  “可是我今天可看了一场疯婆子的戏!在店里的时候你表现得特别凶猛,也会害怕?来,拿出你白天的野-性,好好表现!嗯?”

  “禽-兽!”沐千彤小声嘀咕。

  随后眼睛狡黠的眯了眯,“好啊!”

  说着搬起南宸熠的右脚,对着那脚底板处的涌泉穴下手……

  南宸熠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惨叫,“女人,看来你是不想活了……”

  南宸熠说着,动手就扯去了怀中女人的睡衣。

  “宸熠,别,我没有心情。”沐千彤立即抱紧了自己的身子。

  “放心,我会让你有心情的。”

  南宸熠说着,灼热的吻已在沐千彤的身上点燃,他的吻,由上一直往下……

  沐千彤的身子颤了一下,他,他竟然吻了她最隐私的地方……

  怎么可以……

  她想躲,可是他却更疯狂……

  最后,她在他的攻击下,节节败退……

  最后的最后,是两人完美合-体……

  结果,沐千彤被他一阵接着一阵的狂猛冲击撞得几乎晕厥……

  小熠熠一直留在暖窝里面,舍不得离开……

  两人就这么的睡着了……

  翌日,沐千彤仍心有余悸,所以一整天都呆在别墅区里,哪也不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傍晚。

  她坐在院子的石凳上绣十字绣。

  阳光透过树枝细碎的洒在她的身上,静谧、温暖。

  乌黑的长发柔软的垂下,随着微风飘舞。

  她神情专注,远远看去是那么的美丽,让人忍不住打扰。

  偏偏这时却有两道不和谐的光线投射过来,这光线中透着道道愤怒。

  当沐千彤抬起头的时候,眼前已经站了一两个人,一老一少,老的粗神抖擞,不怒自威,满头白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,穿金戴银,一身珠光宝气。少的衣裙飘飘,妆容精致,身上的装饰亦是价格不菲。

  可是这两人的眼里都有同样的神色--那就是愤怒!

  她们正是南老太太和白小雅。

  沐千彤吃了一惊,忙站起来,不卑不亢的说,“奶奶,您来啦。”

  南老太太脸色一沉,“我孙子的房子,我不能来吗?”

  沐千彤微微一笑,收起十字绣,“奶奶,您请进,我给您泡茶。”

  她说着,扫了一眼白小雅,只见她化了妆,脸上并没有什么疤痕,也许是那碗汤水根本就没怎么烫着她,也许是H国的美容整-形技术太牛XX了。

  白小雅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友好,甚至已经喷出了重重的杀意。

  沐千彤迎着她的眼光,淡定自如。

  她早就看出了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

  果然,只听南老太太开口了,“我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。要不然,别怪我们手下无情。这座房子的女主人是小雅,不是你!她是宸熠从小就定下的未婚妻!”

  对于这一天,沐千彤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她早就想过,南老太太骨折愈合恢复健康之后一定会找她麻烦,现在果真来了。

  所以她不慌不乱,淡淡的回应道,“南老太太,这房子的女主人只有宸熠说了算。至于白小雅小姐是不是宸熠的未婚妻,他可从来没有承认过。”

  听了这话,白小雅气得胸脯大幅度起伏,带着哭腔说道,“奶奶,您看到了,这个女人真的好可恶!她害我差点毁容,现在还不把您放在眼里。这口气,您怎么能咽得下?”

  南老太太脸上的愠色一览无余,双手轻轻拍着白小雅的手安慰了她几句,转脸对沐千彤放狠话,“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是永远离开这里离开Q市永远不要再见宸熠,另一条是我立即命人把你送到记院!”

  “奶奶,再加多一条,她要是不马上离开这里的话,就让她毁容!”白小雅愤恨的说。

  南老太太没想到白小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当即愣了一下,不过转念一想,她是因为太爱南宸熠,而且又差点毁容,眼巴巴看着南宸熠与沐千彤天天同床共枕,心里有恨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她和蔼的说,“孩子,奶奶知道你心里有气,不过毁容就算了。只要她肯离开宸熠,永远不再说出现。”

  白小雅只好泪眼汪汪的点头。

  “沐千彤,是你自己选择离开,还是我令人送你走!”南老太太继续发话。

  “就算是离开,我只听宸熠的!”沐千彤面对威逼,神情依然淡定。

【求收藏,求推荐,各种求,求各种道具,求各种红包!求包养!!!!大家觉得文文还可以的,给个推荐票票吧。】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